鹤顶红

〖丑哈〗

*电影向
*私设有
*严重ooc

与恶魔对峙,危险的博弈。
大脑皮质传来阵阵酥麻,神经在颤抖中绷直,嘴角不自觉向上翘起零点几度。
亲爱的,你准备好与我见面了吗?


阿卡姆疯人院,精神病人的监狱。


我是一名心理医生,同时也是小丑的主治医生。
那个男人有着独特的,疯狂的心理世界,那是我之前从未探索过的领域。多年来我对他进行了透彻的研究和分析,我认为受益匪浅。
他异于常人的思维方式,在某种程度上重建了我的精神世界,使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欢愉。


铁门被推开时声音刺得耳膜生疼,我稍稍探头,里面的人朝我狡黠地眨了眨眼睛。
“Hello, baby. ”
他的魅力的确不可否认,但我有足够的自制力与他周旋。
屈肘轻拢耳边的碎发,不带分毫迟疑地坐到他对面,恰到好处的伪善的微笑。
他与我进行了简短的交谈,对我的严肃视若无睹,笑得肆意又挑衅。
我询问他身世时他罕见地犹豫了几秒,不过又拙劣地掩盖了不自然的神情。我在心底冷笑,自以为是地认为占据了上风。
他的言语开始变得毫无逻辑,断断续续,我在笔记本上飞快地记录。
“...I'm sorry. ”
他无所谓地轻轻耸肩。
我对他的话无比确信,并且深深同情他不堪的过去。我承认,我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对一个错误的人心软了。
目光变得温柔,他藻绿色的短发在灯光的笼罩下柔软可爱。浅蓝的虹膜与我对视,眼底染着缱绻的悲戚。
由内而外的悲痛,我想他或许是个天生的小丑。


“Harley! ”
他唤我时热切又惊喜,可眼里却反射出忧郁的蓝色,不免使我心里一揪。
“Pudding. ”
噢,他多像那种柔软可口的甜品。
“Hahahahahaaaa. ”
他的笑容极富感染力,我拥抱他。
他挣了挣,又不动了,任由我抱着,过了一会儿不耐烦地用力推开我。
“I miss you so bad. ”
他皱了皱眉,又轻轻微笑。
“Doctor, I need a gun. ”
“A gun? ”
我错愕地重复一遍。
他笑得张狂,整齐的银牙泛着危险的寒光,夸张的深红色嘴唇格外迷人。
我着魔般地照他说的做了,直到我被他绑在手术台上,灯光惨白。
钻心的刺痛,大脑昏沉。但令我满意的是,从那一天起,我成为了专属于他的Harley Quinn。
我们亲吻,拥抱,就像所有相爱的恋人那样。
我迎合他的怪诞,效仿他的疯狂,于是我获得了他全部的宠爱。
最后一丝理智消失殆尽,双手攀附上他线条硬朗的侧脸,踮脚吻上他凉薄的唇瓣。
那个吻冷得彻骨。
他单手托住我的后脑,炙热的吻细细密密地落下。我拥住他瘦削的身形,在他的怀中轻轻颤抖。
“I'm all yours. ”
我伏在他耳边轻语。

评论(4)

热度(67)